陕西法治信息网

搜索
陕西法治信息网 首页 法治文化 查看内容

“法官,麦收完啦!”

2023-6-27 08:57| 发布者: 法治网| 查看: 551| 评论: 0

“叮铃铃…”

一大早,鄠邑区法院祖庵法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

“你好…”书记员小杨接起电话,话音还未落,就被打断了。

“田法官,麦收完啦!”电话那头的人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。

虽然他没说自己的名字,小杨已经把事情跟案子对上了号。

“王家的麦子收完了!”小杨向田禾法官做着口型,两人相视一笑,感觉空气都增添了几分麦子的清甜。

“麦要发芽了呀,法官”

田禾法官第一次跟王勤力见面,是他到法院来提交证据,进办公室前,他先掸了掸鞋上的泥水。

“雨大的很,别把你办公室弄脏了”,王勤力搓了搓手,有些局促地说道,眼神中流露出他的紧张与无助。

这是一位典型的西北汉子,棱角分明的黑红脸庞,粗壮结实的腰板,尽管上了年岁,头发有点花白,但仍能从他有力的臂膀上感受到他的壮实。

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,田法官站起身准备把椅子往他这边拉一拉,他却瞬间站了起来。

“老实人”,是王勤力留给田法官的第一印象。

“法官,我也是没办法,村长都给我们做了好几次工作了,没有用,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把自己邻家告到法院来……”终于在田法官的安抚下,王勤力慢慢讲述了自己的诉求。

原来,王家的承包地种着小麦,邻居张家承包地里种的是景观树,随着树苗越长越大,树枝超出界限伸到了王甲的承包地里,这几年,他种的小麦、玉米都受了影响,且因为地形狭长的原因,大型收割机一旦进入必然会损害邻家树木,村委会多次调解无果,王勤力这才把邻居张强告上了法庭,要求排除妨害,并补偿因树木遮挡影响农作物生长造成的损失。

“收割机进不去,我要是强行收,损害了他家的树,他让我赔咋办?法官,现在是麦子抢收期,连月的雨把麦子都下发芽了!”说到此处,王勤力有些激动,作为农民,心疼庄稼是一种本能。

王勤力的话沉沉压在田法官的心头,是啊,麦子抢收可等不得啊。

 “这案子,我加急办!”

俗话说:“春争日,夏争时。”在夏粮收获季节,抢时间相当重要,一刻都不能掉链子。连续半个月的大雨已经让靠天吃饭的庄稼人相当“闹心”了,现在收割机进不去,这麦子不能眼睁睁地看它坏到地里。

“你这个案子,我加急办!”看着一筹莫展的王勤力,田禾法官诚恳地说道。

得到了法官的承诺,王勤力一直紧锁的眉头这才舒展了一些,眼睛里也有了期盼。

与其办公室里冥思苦想,不如站在现场。

下过雨的小路狭窄泥泞,田禾带着小杨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两家相邻的地界,看到张家在麦田边的土地上栽种的树木枝繁叶茂,枝干已经伸到王家田里近两米,因枝干阻挡,收割机无法进地作业,而枝干下的小麦已经成熟随风摇曳。

村书记介绍,这几年张家的树枝确实伸到王家承包地内,并且对种植产生影响,村委会也多次调解,但都无功而返。

“案件的事实很清楚,可是机械的处理,简单粗暴进行切割,破坏了树木外观,就会让张家耗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来种植景观树毁于一旦,这排树张强就无法销售,损失也很大。这两家的‘梁子’极有可能越结越大。”想到这里,田法官愈发觉得不能“一判了之”。

调解才是最优选择

“多大点事,乡里乡亲他非要告到法院,当时种树的时候我就预留了空间,就是怕后期树长成了影响他家收成。现在突然说要起诉我,我现在也一肚子火,我才不去法院……”电话里,被告张强语带愤慨、情绪激动。

第一次跟被告张强的沟通,并不顺利,尽管田法官一再耐心去劝导,他还是言辞激烈,并且不愿意到庭参加诉讼。

果然,第一次开庭,张强没有到庭应诉,法庭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。

“他不来,咱就去找他!”。办公室里,田法官跟书记员小杨一合计,再次拨通了张强的电话。

“张强,按照法律规定,你种植的树木不应超过双方地界,超过部分原告有权要求你进行处理。但是我知道,你们种树也是起早贪黑的,谁也不愿意你蒙受损失,况且你两家在一起几十年了,因为这点事闹僵了,以后在村里别人都要说闲话呢。”田禾耐心细致地从法律和情理上摆事实,讲道理。

“田法官,我现在在外地,再给我点时间,等我把手头的事情缓一下,立马就回去协商解决这事。”田法官推心置腹的话语,终于打动了张强,他的态度也缓和下来,开始与法官沟通解决方案。

为了能让天一放晴立刻抢收麦子,田法官“趁热打铁”又联系了司法所、村委会,启动庭所联动调解机制,合力化解纠纷。

最终,双方达成合意,张强将尽快出售靠近界限一排树木,麦收期间将其外伸部分尽量回拉,并根据实际情况对王家产生的损失予以补偿。王勤力则通过小型收割机尽快收割麦子,同时尽量避免破坏张强家景观树的枝叶。

一场与天气赛跑的收麦行动在王家地头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

收割机高大的车轮,碾压出的印痕宽而深。王勤力笑呵呵的脸上、挂着满足。他想快点把这种辛劳的喜悦、这份收获的幸福,告诉田法官。

“喂,田法官……”


 (供稿:鄠邑区法院


责任编辑:卢露

返回顶部